快乐赛车彩票 www.jqqtly.tw

全球碳排放2030目標缺口達150億噸 中國將做巨大貢獻

【環球時報報道記者 倪浩】“根據巴黎協定,到2030全球碳排放需由2010年的500億噸下降到400億噸,但按當年各國INDC(國家自定貢獻預案?)目標匯總后排放量將達到550億噸?!敝泄移蟣浠椅被岣敝魅撾?、清華大學低碳經濟研究院長何建坤在參加“中韓生活領域溫室氣體減排與低碳環保合作推進會”時指出,這一數據距2030年的減排目標目前尚存150億噸的缺口。

  另外,2015年中國向國際做出承諾,確定二氧化碳排放2030年左右達到峰值并爭取盡早達峰;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何建坤稱,這意味著年均下降率需要大于4%,超過了歐美等發達國家下降的速度;中國還承諾至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到20%左右,何建坤認為到2030年中國水電、風電、太陽能發電以及核能化石能源供應量達到12億tce(12億噸標準煤當量),相當于日本、英國和德國的能源消費總量?!罷庵址⒄顧俁群凸婺>瀾綰奔??!?/p>

  韓國減排方面,韓國環境部氣候變化協力課課長崔珉芝指出,隨著經濟的發展,韓國碳排放有所增加,但是因為“韓國有好的政策,韓國的工業界和大眾比較配合,所以增速是放緩的?!本萘私?,韓國是亞洲第一個制定《低碳綠色成長基本法》的國家。崔珉芝介紹了韓國目前正在實施的碳排放“綠卡制度”。例如,消費者購買了環保產品可以獲得積分,家庭省電、省自來水也可以獲得積分,利用大眾交通和綠色出行的時候,也將獲得積分獎勵,利用這些積分市民可以免費逛公園、博物館、藝術館等。

  國際生態經濟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李軍洋指出:生活領域的綠色低碳產品消費關聯著生產端,消費拉動生產,同時也以消費刺激生產轉變為綠色低碳發展方式,全球各國通過綠色低碳產品標準的實施和低碳金融交易平臺,特別是以“碳標簽”產品模式,構建“碳幣”銀行卡推廣模式,在生活領域CO2減排將大有可為。

  這次會議由國際生態經濟協會和韓國環境部共同主辦,與會者共同交流中國和韓國以及其他國家在生活領域溫室氣體減排的典型經驗與案例,特別是將國際的經驗,結合中國的國情,進行模式探索,共同制定執行計劃;本次會議上正式成立了“生活領域CO2減排國際合作工作組”,并設立了國際聯絡官。

五月環保圈大事匯總:環保企業面臨轉型升級

行業動態】IE expo 2018第十九屆中國環博開啟;威立雅宣布在華戰略全面升級;凱迪生態重大資產重組計劃擱置……2018年這個5月,環保行業究竟還發生了什么大事呢?

  五月的環保圈由IE expo 2018第十九屆中國環博會于5月3日在上海新國際博覽中心拉開序幕。此次環博會吸引了全球1762家環境技術與工程企業同臺展示,展示了全球近3萬種最新環境解決方案,涵蓋了市政、工業、農村環境治理領域的水和污水、固廢處理、大氣治理、土壤修復、綜合治理五大行業及垂直細分全產業鏈,充分展現中國環保產業蓬勃發展的活力。
  值得一提的是,首創集團環保產業板塊攜旗下首創股份、首創環境、首創博桑、首創思泰意達4家環境治理企業集體參展中國環博會。這是首創集團環保產業板塊首次集體亮相,同時首創集團還發布了“首創?生態+”戰略。
  “生態+”戰略圍繞科技創新、商業模式創新、管理創新三大主題,以構建企業平臺優勢為當下戰略重心、構建企業生態優勢為中期戰略重心、構建產業生態優勢為遠期戰略重心,目的在于將首創集團的大環保產業打造成科技型、智慧型、服務型的產業生態系統,共同實現天藍、地綠、水清、城美,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生態環境價值。
  同樣,在5月28日全球領先的資源優化管理企業威立雅在媒體溝通會上宣布威立雅在華戰略全新升級,將更關注于和中國企業合作,實現可持續、高質量發展,同時對2040年人類社會即將面臨的食物短缺、能源短缺、環境惡化等一系列挑戰的前瞻性預見,并提供了部份的解決方案。
  一邊,首創集團、威立雅等環保集團宣布揚帆起航,轉型升級,迎接更加蓬勃的未來。另一邊,神霧集團、盛運環保、凱迪生態、東方園林等環保企業卻遭遇了滑鐵盧??仙?
  5月15日,凱迪生態公告稱,由于其2017年年報和2018年第一季報尚未披露,相關重要數據無法確定,相關重組方無法與公司就重大資產重組的諸多細節進行敲定,故無法與公司簽訂具有約束力的重組協議。也就是宣告,原本計劃披露的重大資產重組“泡湯”了。
  此公告一出,各種問題大面積爆發:票據實質性違約、數月未發員工工資、被證監會立案調查、2017年年報久拖未披、大股東持股遭司法輪候凍結、母公司多個銀行賬戶被凍結……
  凱迪生態從當初的煙氣脫硫行業轉型為煤電汽灰渣產業鏈,再到集生物質發電、風電、水電業務于一身的清潔能源企業,已經成為全國最大的生物質發電企業。根據凱迪生態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其已投運的生物質電廠達到45家。但截至目前,大部分電廠已停產。
  同樣,年報顯示,2015年到2017年上半年公司的凈利潤基本為政府補助金,金額高達2.42億元、2.64億元和2.41億元,分別占比達62.28%、79.21%和188.1%。在最新的2017年前三季度年報中顯示,歸母凈利潤4648萬元。但此后發布的業績預虧公告則顯示,2017年歸母凈利潤預計大幅虧損13億元至16億元。
  5月19日,神霧集團公告稱,近日收到控股上市子公司神霧環保銀行貸款逾期事項。神霧環保南京銀行1億元貸款已到期,由于神霧環保流動性趨緊,資金短缺,無法按時償付該筆貸款,截至目前該筆貸款已逾期。這并不是神霧集團的第一次失利。
  一開始神霧節能和神霧環保作為神霧集團旗下的兩家上市公司,以發展工業節能減排技術與資源綜合利用為主,公司股價從2015年迅速猛增,自2017年3月達到峰值,并贏得了神霧“雙雄”的稱號。然而,一紙質疑將這兩家股價從猛漲到封死跌停,“過山車”般的經歷讓神霧集團“元氣大傷”,造成資金緊張,直至現在尚未恢復。
  據悉,神霧集團將引戰總體規模為50-70億元。5月25日公告稱A輪戰投資金已到賬3.5億元,正聯合戰投一起推進B輪投資工作,預計8月30日前有實質性進展。
  5月21日,東方園林擬發行10億元公司債,募集資金用于部分兌付5月22日到期的8億元超短期融資券和補充流動資金。然而,最終實際只募得5000萬元。一時間,有關東方園林“慘敗”、“遇冷”、“唱衰”等字眼新聞源源不斷地出現在網絡上。同時,東方園林股價大幅波動,連跌幾日市值蒸發100億,直至24日公告稱因重大資產重組停牌。
  曾幾何,作為生態園林類的環保企業,東方園林無論從知名度、拿單能力一直都是佼佼者。在東方園林最新發布的2017年報中顯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公司共中標PPP項目88個,累計投資額1434.51億元。
  為何如此?首先,資本市場對PPP 的態度。自財政部92號文出臺以來,PPP行業普遍遇冷,融資也頻頻受限。加上PPP項目出庫清理進入尾聲,不少銀行暫停PPP項目等等,無不向外界釋放一個信號,PPP融資之困正在進一步擴大。
  其次,東方園林,包括此類在內的鐵漢生態、蒙草生態等園林企業,其長處并非環境治理技術,而是在生態景觀。而其在水環境治理、工業危廢處置等等則是依靠并購等方式來實現。這也是投資者考量的重要因素之一。
  5月23日,盛運環保公告稱,控股股東開曉勝、四川能源集團和公司共同簽署合作協議,合作協議涉及公司控股權轉讓以及公司項目子公司托管兩方面??毓曬啥つ庖孕樽玫確絞澆鐘械娜抗煞?13.69%)轉讓給四川能源集團。這意味著盛運環保在上市八年之后即將易主。
  按理,盛運環保的?;Ω么?月份開始爆發。4月26日,盛運環保宣布2017年業績修正,巨虧13億元。2017年營收13.58億元,同時虧損達13.18億元。
  同時,公司實際控制人開曉勝辭去董事長職位,控股股東股份被司法凍結及輪候凍結;隨后公司突然曝出逾6億元的逾期債務,且仲裁和訴訟事項不斷增加。又是巨虧,又是債務?;?,為了扭轉頹勢,盛運環保寄希望于新的大股東入主后。只是,實控人開曉勝的股份目前還被司法凍結,被執行司法輪候凍結狀態的股份數超過其實際持有公司股份數。因此,控股權能否順利轉讓目前還不得而知。
  總體而言,五月有環保企業順勢改革,抓住“大生態”環?;?,勇往直前。也有環保企業因資本市場的態度面臨洗牌,加大轉型升級速度。
  原標題:五月環保圈大事匯總:環保企業面臨轉型升級

(來源:點綠網 sunny)

燃煤電站濕式電除塵器對PM2.5、SO3和Hg的脫除性能及排放特性

對典型裝機容量機組濕式電除塵器的PM2.5、SO3及Hg的脫除性能進行了分析,并研究了PM2.5、SO3及Hg的排放特性。結果表明:濕式電除塵器對PM2.5、SO3和Hg的脫除效率分別能達到78%、62%和58%以上,PM2.5排放績效在6.00~15.00mg/(kW˙h)之間,SO3排放績效在3.00~24.00mg/(kW˙h)之間,Hg排放績效在11.00~26.00μg/(kW˙h)之間。通過非線性回歸模型模擬得出濕式電除塵器出口PM2.5、SO3、Hg的排放績效計算模型,降低了燃煤機組煙氣中PM2.5、SO3、Hg排放總量預估的難度。

隨著燃煤機組超低排放改造逐漸深入,各類新型環保技術快速發展,為控制大氣污染物排放提供了技術路線。濕式電除塵器作為引入燃煤發電領域的新型環保技術,其高效的除塵性能得到國內外科技工作者廣泛認可。濕式電除塵器運行性能良好,污染物協同脫除性能好,在燃煤發電領域發展迅速,國內投運的濕式電除塵器數量已超過歐美日等國在役設備總和。

目前,對濕式電除塵器除塵性能影響因素的研究報道較多,然而,針對濕式電除塵器出口非常規污染物的排放特性的研究報道很少,在超低排放的環保背景下,對非常規污染物排放總量的預測鮮見報道。

本文通過對四種不同容量等級的燃煤機組的濕式電除塵器進行性能測試研究,分析濕式電除塵器對煙氣中PM2.5、SO3及Hg的協同脫除性能,并研究其排放特性,建立排放績效模型預測其排放總量。

1研究方法

1.1機組概況

本文選擇了4臺典型燃煤機組濕式電除塵器作為研究對象,對濕式電除塵器的污染物協同脫除能力和污染物排放特性進行分析研究,涉及機組裝機容量等級分別為150MW、300MW、600MW、1000MW級。為了便于測試結果比較研究,選擇的各機組環保技術工藝均為低氮燃燒(LNB)+SCR脫硝裝置+靜電除塵器(ESP)+石灰石-石膏濕法脫硫裝置(FGD)+濕式電除塵器(WESP)。

1.2測試依據及儀器

測試期間要求機組及環保設施正常運行,燃用煤質、運行負荷穩定、在線CEMS表計指示正確。試驗依據及儀器如表1所示。

表1試驗依據及主要儀器

測試方法依照表1所列相關標準執行,文中PM2.5采用芬蘭生產的DekatiPM-10測試,顆粒物粒徑測試范圍為>PM10>PM2.5>PM1,采用稱重法計算得到PM2.5濃度。全自動便攜式汞采樣系統(PMS30B)進行煙氣中汞樣品采集,采用美國生產的汞分析儀(HydraIIC)進行汞濃度檢測。SO3濃度依據《石灰石-石膏濕法煙氣脫硫裝置性能驗收試驗規范》(DL/T998-2016)進行測試,紅外氣體分析儀測試煙氣中SO2、NOx、O2等濃度。為了保證測試結果的準確性,采用了平行采樣及平行樣分析的方法。現場采樣位置示意圖如圖1所示。

圖1采樣測點示意圖

1.3WESP條件下PM2.5、SO3及Hg的績效模型計算

為了分析濕式電除塵器對PM2.5、SO3及Hg的排放特性的影響,引入煙氣中PM2.5、SO3及Hg排放績效和濕式電除塵器PM2.5、SO3及Hg消減績效兩個概念。煙氣中PM2.5、SO3及Hg排放績效指燃煤機組單位發電量(1kW˙h)產生的煙氣中的PM2.5、SO3及Hg對環境貢獻的總量(質量),濕式電除塵器PM2.5、SO3及Hg消減績效指燃煤機組單位發電量(1kW˙h)時濕式電除塵器脫除某一污染物的總量(質量)。文中無特別注明,所述汞排放濃度,均指總汞(Hg)排放濃度,所述機組為純發電機組,所述氣體成分狀態為標態、干基、6%O2。

通過非線性回歸模型模擬得到煙氣中PM2.5、SO3及Hg排放績效的計算公式和濕式電除塵器PM2.5、SO3及Hg消減績效的計算公式,如式(1)、(2)所示。

式(1)中,θi為某一種煙氣成分的排放績效,mg/(kW˙h)(Hg以μg/(kW˙h)計);i指PM2.5、SO3及Hg中的任一種成分;ε為煙氣排放體積與機組發電量比值系數,3.15≤ε≤3.75,m3/(kW˙h),與空氣過剩系數正相關;Cout為濕式電除塵器出口PM2.5、SO3及Hg排放濃度,mg/m3(Hg以μg/(kW˙h)計)。

式(2)中,σi為某一種氣體成分濕式電除塵器消減績效,mg/(kW˙h)(Hg以μg/(kW˙h)計);ηi為某一種氣體成分的濕式電除塵器脫除率,%。

由式(1)和式(2)可以得到煙氣中PM2.5、SO3及Hg排放績效與濕式電除塵器PM2.5、SO3及Hg消減績效之間的關系,如式(3)所示。

污染物排放績效比排放濃度更清晰的反映不同容量等級燃煤機組外排污染物對大氣環境的影響,污染物排放績效能側面反映環保設施的運行性能。取得污染物排放濃度數據,即可進行排放績效計算,然后進行污染物排放總量預估,消除機組運行工況、運行參數等不確定性因素影響污染物排放總量數據的準確度。污染物消減績效反映濕式電除塵器對減排污染物所作的貢獻,也能體現濕式電除塵器對污染物的脫除效率。

2結果與討論

2.1WESP對PM2.5、SO3及Hg的脫除性能

為了考察裝機容量大小對濕式電除塵器協同脫除PM2.5、SO3及Hg性能的影響,以及我國燃煤機組實施超低排放后,PM2.5、SO3及Hg排放值在世界范圍內所處水平,選取典型機組濕式電除塵器PM2.5、SO3及Hg的脫除效率和排放濃度進行現場測試,結果如圖2所示。

圖2WESP對PM2.5、SO3及Hg的脫除性能

如圖2(a)可知,機組容量等級對濕式電除塵器除塵性能并沒有明顯影響,且濕式電除塵器對PM2.5脫除效率均在78%以上。PM2.5/PM體現了PM2.5在總顆粒物中的占比(質量濃度百分數),更體現濕式電除塵器對不同粒徑顆粒物的脫除性能,比值越大,則PM2.5的脫除性能越差。圖2(a)還顯示出口煙氣中PM2.5在PM中的占比在45%~80%之間,大顆粒物脫除量明顯高于PM2.5,同時測試結果也反映了當前濕式電除塵器對PM2.5的脫除能力有限(相比于靜電除塵器99.9%以上的除塵效率)。目前,可以從增強細顆粒物凝聚、增大熱泳力、強化液橋力等技術層面提升濕式電除塵器對PM2.5的脫除性能。濕式電除塵器出口PM2.5排放濃度平均水平在3mg/m3以下,能夠很好的滿足煙塵超低排放要求,但實現PM排放濃度達到1mg/m3以下,則需要進一步提升濕式電除塵器的除塵性能,特別是PM2.5的脫除性能。

如圖2(b)所示,世界范圍內,美國佛羅里達州SO3排放限值(0.6mg/m3)要求最嚴,中國上海地區的SO3排放限值嚴于美國最高限值(馬里蘭州20mg/m3)、德國限值(10mg/m3)和新加坡限值(10mg/m3)。現場實測SO3排放濃度范圍在0.7~8.0mg/m3之間,濃度值波動范圍較大,但不可忽視的是,雖然裝機容量大的機組SO3排放濃度值低,但裝機容量大的機組SO3排放量(質量)比裝機容量小的機組大得多。目前,SO3脫除性能最佳的技術為濕式電除塵器和低低溫電除塵器,已有研究表明,影響濕式電除塵器SO3脫除效率的因素主要有電極形式、停留時間、二次電壓、煙塵粒徑、入口濃度、溫度等。圖2(b)顯示濕式電除塵器對SO3脫除效率在60%以上,機組容量等級對濕式電除塵器SO3脫除效率影響甚小,但機組容量等級高,外排煙氣量大,影響SO3排放量(質量)。

如圖2(c)可知,四種裝機容量機組的Hg排放濃度范圍為2.0~9.0μg/m3,接近國內燃煤機組Hg排放濃度的平均水平,同樣Hg排放濃度也接近美國低階煤Hg排放限值,高于美國非低階煤Hg排放限值,但遠低于中國Hg標準排放限值和德國標準排放限值。采用環保超低排放工藝后,濕式電除塵器出口Hg排放濃度遠低于國家標準,其Hg脫除效率在60%以上。圖2(c)顯示裝機容量大的機組Hg脫除率高于裝機容量小的機組,并呈現增大趨勢,表明大容量機組對控制Hg排放濃度具有積極意義,但大容量機組Hg排放量(質量)要高于小容量機組,應引起足夠重視。

2.2WESP條件下PM2.5、SO3及Hg的排放特性

基于現場實測試驗數據,根據式(1)和式(2)對PM2.5、SO3及Hg的排放績效和消減績效平均值進行計算,得到PM2.5、SO3及Hg的排放績效和消減績效結果如圖3所示。

圖3PM2.5、SO3及Hg的排放特性

由圖3(a)可知,PM2.5、SO3排放績效范圍分別為6.00~15.00mg/(kW˙h),3.00~24.00mg/(kW˙h),主要受PM2.5、SO3排放濃度控制,機組發電量和煙氣量的不確定性影響通過式(1)盡可能降低,同容量等級機組、相同的煙氣系統下PM2.5、SO3排放濃度高,則排放績效高,反之亦然。對于不同容量等級機組、不同環保技術工藝,低的污染物排放濃度并不能說明外排到大氣中的污染物的質量少,采用污染物排放績效指標可以清晰的反映燃煤機組排放到大氣中的污染物質量,即根據發電量多少判斷不同機組對大氣環境的污染物貢獻量。

PM2.5、SO3消減績效主要體現濕式電除塵器對PM2.5、SO3的脫除性能。根據式(2)可知,PM2.5、SO3的脫除率越高,則消減績效值越高,濕式電除塵器對PM2.5、SO3的脫除能力越強,性能越好。在進行同類型濕式電除塵器PM2.5、SO3脫除性能對比時,在PM2.5、SO3脫除效率接近的情況下,PM2.5、SO3排放濃度對消減績效的影響不容忽視。圖3(a)顯示PM2.5、SO3消減績效范圍分別為39.00~119.00mg/(kW˙h),

16.00~90.00mg/(kW˙h)。

由圖3(b)可知,Hg的排放績效范圍在11.00~26.00μg/(kW˙h)之間,且機組裝機容量越大,Hg排放績效越低,并呈現向下趨勢。根據式(1)可知,排放績效與排放濃度呈正線性相關,依據式(1)可以根據PM2.5、SO3、Hg的排放濃度進行其排放績效預估,實時掌握PM2.5、SO3、Hg的排放總量。

由圖3(b)可知,基于實測數據的濕式電除塵器汞消減績效范圍在41.00~60.00μg/(kW˙h)之間。根據式(3)可知,濕式電除塵器消減績效與排放績效呈函數關系,隨濕式電除塵器脫除率的升高或降低呈現單調遞增或單調遞減。圖3(b)中1000MW機組汞消減績效逆趨勢增大是由于汞脫除率增大引起的。為了進一步分析式(3)中的控制因素,確定計算結果的主要影響參數,本文以Hg為例進行對比研究,選取了濕式電除塵器汞脫除率為50%和汞排放績效為15.00μg/(kW˙h)兩個值,分別考察汞排放績效和汞脫除率對汞消減績效的影響,具體結果如圖4所示。

圖4煙氣中汞排放績效和汞脫除率對汞消減績效的影響

如圖4所示,設定條件下,兩條曲線存在兩個交點,即Hg消減績效分別為10、15μg/(kW˙h),對應Hg脫除率分別為40%、50%。由圖4可知,存在若干點對(Hg脫除率值與汞排放績效值),使得Hg脫除率和Hg排放績效對Hg消減績效具有同樣的影響效果,在點對低值范圍(圖4所示Hg排放績效小于10μg/(kW˙h)、Hg脫除率小于40%),Hg排放績效對Hg消減績效的影響較大;在點對高值范圍(圖4所示Hg排放績效大于15μg/(kW˙h)、Hg脫除率大于50%),Hg脫除率對Hg消減績效的影響較大。

3結論

(1)不同容量等級機組濕式電除塵器對PM2.5、SO3和Hg的脫除效率分別能達到78%、62%和58%以上,PM2.5、SO3及Hg的排放績效范圍分別為6.00~15.00mg/(kW˙h),

3.00~24.00mg/(kW˙h),

11.00~26.00μg/(kW˙h),

濕式電除塵器對PM2.5、SO3及Hg的消減績效范圍分別為39.00~119.00mg/(kW˙h),

16.00~90.00mg/(kW˙h),

41.00~60.00μg/(kW˙h)。

(2)通過非線性回歸模型模擬得出濕式電除塵器出口PM2.5、SO3、Hg的排放績效計算模型和濕式電除塵器對PM2.5、SO3、Hg的消減績效計算模型,盡可能降低機組發電量和煙氣量對排放績效和消減績效的影響?;詡撲隳P?,可以通過PM2.5、SO3、Hg的排放濃度進行其排放績效預估,實時掌握PM2.5、SO3、Hg的排放總量,降低了燃煤機組煙氣中PM2.5、SO3、Hg排放總量預估的難度,實時對比不同機組對大氣中外排PM2.5、SO3、Hg的貢獻值。

(3)濕式電除塵器對PM2.5、SO3、Hg等污染物的協同脫除能力較好,為將來上述各項污染物控制技術路線提供了發展方向。

原標題:燃煤電站濕式電除塵器對PM2.5、SO3和Hg的脫除性能及排放特性